位置:爱财经新闻网 > 科技数码 > 正文 >

数十亿元预付款去向牵出异常“关系”三安集团股权转让现疑云

2019年05月16日 01:50来源:未知手机版

医德医风自我评价

数十亿元预付款去向牵出异常“关系”
三安集团股权转让现疑云

>

■公司部深度调查组?

5月14日晚间,三安光电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包括增产合理性、应收款大幅攀升、坏账准备较低等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上交所针对三安光电年报提出的疑问包括:存量资金较高的同时存在较多有息借款的合理性、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低于同业的原因、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较高的原因等。5月15日,三安光电股价下挫,盘中一度跌停,当日跌幅为5.99%。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作为国内LED龙头,三安光电的巨额补贴款一直是市场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而今年以来其控股股东三安集团的巨额预付款去向也多次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和质疑。

据三安集团4月底在上海清算所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预付款在2018年底已降至近四年来的新低49.4亿元,与2018年一季度末的86.3亿元相比“瘦身”超四成。而在2019年年初,曾有报道质疑三安集团86亿元预付款去向,三安集团在持续多年债务规模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巨额预付款分别流向了一些小微企业,甚至其中还包含经营或税务异常企业。

“虽然三安集团一度进行了‘澄清’,认为该预付款主要用于大宗商品贸易的价格锁定。不过,仍未能清楚解释巨额预付款为何会流向这些经营主业或规模都无法与预付款匹配的小微企业。三安集团及三安光电对相关报道所做的澄清公告中均未对预付款的流向‘异常’作出解释。”一接近三安集团的业内人士直言。????

屋漏又逢连夜雨,今年4月初,三安集团与新加坡商人的一桩股权纠纷案件浮出水面,纠纷双方?“中间人”中安重工自动化装备有限公司(简称中安重工)则成为关键。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安重工是2016年6月末以及2017年末三安集团前五大预付款非关联方企业,然而在这件纠纷中,中安重工却被当事人质疑实际上是三安集团控制下的企业。

收受三安集团预付款的企业有什么来头?三安集团对预付款流向‘异常’作何解释?中安重工和三安集团之间是什么关系?为拨开层层谜团,《证券日报》记者对此展开了一系列调查。

一起股权转让纠纷

牵出的关联关系

今年4月初,有报道称三安集团正陷入了一起与新加坡商人王泉成的股权转让纠纷案。

据报道,“2014年9月份,新加坡商人王泉成将福建好美国际酒店有限公司(下称“好美酒店”)全部股权,以2.6亿元的价格转让与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三安集团”)。且双方约定股权交割(2014年7月31日)之前,好美酒店所产生的债权债务均由王泉成享有和承担,同时约定王泉成委托三安集团将应付股权转让款代其清偿此前债务。但双方签订合同后不久,王泉成发现股权转让之前的债务金额有很大出入,遂于2015年9月14日,向福建三安集团送达《解除委托代为清偿债务的权利的通知书》,解除代理清偿债务行为,转为自行支付。

此前,三安集团已代王泉成偿还债务约1.85亿元,尚欠股权转让款7428.3万元。虽王泉成多次催讨,但三安集团始终未予支付。2015年10月份,王泉成向福建省高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三安集团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

2017年8月12日,在一审开庭审理近两年后,福建省高院作出一审判决:“原告王泉成主张的股权转让款7428.3万元,应扣除洪某娜收取的预售楼款538.2219万元以及被告三安集团已付给中安重工的2900万元,余款3990.0781万元应由三安集团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给原告王泉成。”三安集团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9月10日,最高法以“原审判决就股权转让余款数额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福建省高院重审。”

虽然这起官司悬而未决,但其中导火线好美酒店的股权转让纠纷,牵出了中安重工和三安集团的关联关系。《证券日报》记者辗转联系到案件当事人新加坡华源会会长王泉成。

本文地址:http://www.axxxc.com/kejishuma/36488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