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财经新闻网 > 科技数码 > 正文 >

俞敏洪的崩溃边缘

2019年05月25日 19:22来源:未知手机版

手术中病人放个屁 结果悲剧了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彭方婷

来源:深响(ID:deep-echo)

即使快到知天命之年,俞敏洪的生活也依旧大起大伏。

先是去年11月,“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国家的堕落”的言论引发巨大的争议。再到今年1月,俞敏洪大力支持新东方年会上一首批判企业管理文化的改编歌曲,此前自己也是连发五封内部邮件批评内部管理乱象。3月份新东方在线的上市则又是俞敏洪事业的一个新里程碑。

再回到他个人本身,从演讲片段被学生当成励志音频,到出版的书籍成为鸡汤类、成长类的畅销作品,俞敏洪能说会道、励志乐观的特性已深入人心。

在他最新出版的《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俞敏洪亲述新东方创业发展之路》一书里,他却首次对新东方从0到1、从1到N的创业历程做了梳理,并且分享了不少关于业务、管理与竞争的想法与感悟。

以这本书为基石,「深响」希望能为您还原新东方的过往,并试图讨论新东方现有的问题,以便与当下的创业者和教育从业者共同交流。

新东方26岁了,并且似乎已经迈入了“中年危机”阶段——内部管理问题拖后腿,外部政策环境不断施压,同时后面还有一群年轻的线上教育选手在追赶。

新东方的财务数据也说明了它所面对的问题。新东方19财年曾一度陷入亏损困境,第二季度运营亏损达2860万美元,同比增长118.5%,是自2006年上市以来出现的最大季度亏损。

财报还显示,亏损主要是因为收入成本同比增长32.1%,其中大部分是由于教师教学时间的增加,以及学校和学习中心的租金成本的上涨。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教育市场的管制,对教师资格、培训场所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进一步提高了新东方整体的成本。

虽然第三季度新东方扭亏为盈,高管理费用的问题,依然有待解决。

俞敏洪也意识到了新东方正处于发展的瓶颈期。他曾在发给管理层的内部邮件中表示,“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将成为新东方'三化'(标准化、系统化、信息化)强烈推进的一年。这个过程,需要我们脱胎换骨、洗心革面,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然而,纵观新东方26年历史,这只是众多艰难节点的其中一个。

从0到N

新东方诞生于一个位于中关村二小的20平方米小破房子。

1990年,从北大离职的俞敏洪就是在这里开始筹办他的出国考试培训班。从0到1,俞敏洪最先遇到的问题是招生,他想到了通过推出免费讲座和课程来吸引学生的方法。凭借着好口才和过硬的英语水平,俞敏洪很快就招揽了不少“粉丝”,也开始形成自己幽默且励志的教学风格。

在运行了三年时间后,培训班的年收入已近六七百万元,规模初显。但俞敏洪仍然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那就是他并没有办学许可证,只是将培训班挂靠在一个叫做东方大学的机构处。

那一时期,《民办教育促进法》还没影,开设正规培训机构的门槛较高。要想获得办学许可证,办学人首先必须得有大学副教授以上职称。

直到1993年11月16日,俞敏洪才突破各种限制拿到了办学许可证,并且正式取名为新东方。

从小作坊式培训班到正规学校,俞敏洪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从前,俞敏洪只是觉得培训课程赚钱,想攒钱出国留学,但蓬勃发展的新东方让他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1995年底,俞敏洪还是出国了,不过,这次不是为了留学,而是去寻找“真正强大的合伙人”。

本文地址:http://www.axxxc.com/kejishuma/41500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