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财经新闻网 > 区块链 > 正文 >

虚拟货币纠纷真的无法可依?我们分析了几个典型案例

2019年10月20日 14:17来源:未知手机版

2 girls 1 finger,陈小春演过的鬼片,山图葡萄酒

作者|嘴遁

在整个维权事件持续的进两个月中,OKCoin曾多次报警。作为曾参在现场详细了解过情况的采访者,三言君曾亲眼目睹了警方对维权者们进行的规劝,希望他们进行合法维权,走正规法律途径。

之后,三言君也与维权者们讨论过走合法途径的可能性,但维权者们纷纷表示,这条路走不通。

为什么维权者会这么说呢?

虚拟货币的投资交易纠纷在我国现有法律体系下到底如何判定?

带着这样的疑问,三言君查询了已判决的虚拟货币相关案例。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以比特币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三言君发现有321个判决与之相关。

而以虚拟货币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则能得到1592个结果。

三言君从中选出了一些典型进行分析和总结,希望能够得出一些可靠的结论,以供参考。

案件一

时间:2018年9月

地点:深圳市福田区

受理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涉案物:蒂克币,DK矿机

涉案金额:108万元

宣判结果: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判决理由:虚拟货币的合法性尚未明确,其投资交易不受法律保护

事件还原:

原告赵某诉称,被告郑某向他介绍购买“蒂克币”和“DK矿机”的投资机会,并承诺3个月还本。出于对被告的信任,赵某向被告支付了108万元,委托被告购买“蒂克币”和“DK矿机”,并处理相关理财事宜。

赵某认为,被告郑某收到款项后未如约履行受托义务,既没有为自己购买“蒂克币”和“DK矿机”,也没有如实告知投资事宜。被告郑某仅向自己支付了44046元的“收益”后,便告知其所有的投资款化为乌有。赵某以委托合同纠纷为由向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委托合同并要求被告郑某返还委托理财款。

被告郑某辩称,他与原告之间不存在委托关系,他是在原告赵某的请求下,作为好意帮原告开通账号和购买对应款项的矿机、数字货币,已购买的矿机和数字货币均移交给赵某,之后的交易均是原告赵某本人操作的,自己没有从中获利。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赵某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交易虚拟货币平台的注册、备案信息及合法性,在虚拟货币的合法性尚未明确的情况,其投资交易不受法律保护,且本案可能涉及违法犯罪,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依法裁定驳回原告赵某的起诉。

案件二

时间:2017年7月

地点: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

受理法院: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

涉案物:蒂克币,蒂克币矿机

涉案金额:5.3万元

宣判结果: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判决理由: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事件还原:

佟某与徐某两人既是同事,又是闺蜜。经徐某介绍,佟某向徐某男友卞某分几次共支付5.3万元,以投资购买蒂克币及其矿机。

之后,由于有电视媒体披露蒂克币是一场骗局,蒂克币崩盘,佟某投资的蒂克币无法兑现,投入的5.3万元只剩下1.7万元。与徐某及其男友卞某索偿及协商无果后,佟某把自己的闺蜜告上了法庭。

江宁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蒂克币是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虚拟货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委发布的通知、公告,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的,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蒂克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资和交易蒂克币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保护。

本案中,佟某系将投资款直接交由徐某的男朋友卞某用于投资购买蒂克币平台上的矿机,也系卞某以其手机号码注册购买矿机和向佟某支付蒂克币所谓收益款,佟某与卞某而非徐某构成委托合同关系。佟某委托卞某投资和交易蒂克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其行为造成的后果应当由佟某自行承担。故对佟某要求徐某返还购买蒂克币资金余款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本文地址:http://www.axxxc.com/qukuailian/100473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