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财经新闻网 > 证券股票 > 正文 >

欢瑞世纪“隐雷” 被刻意掩盖的平仓风险或涉误导性陈述?

2019年07月11日 14:13来源:未知手机版

一起来看流星雨37,独尊帝国,伊朗拒释放美公民

记者逐一梳理欢瑞世纪2016年11月以来与公司股东质押相关的逾50份公告发现,尽管欢瑞世纪刻意淡化、弱化控股股东的平仓风险,但现实却比其“轻描淡写”表述要严峻得多。而从欢瑞世纪控股股东不断延长宽限期的举动来看,其对于质押平仓风险似乎已无太多解决办法。

在业务、财务、资本运作等焦点视角之外,市场长期忽视了欢瑞世纪一个更为直接、重要、甚或致命的隐患——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问题及平仓风险。

这或许是欢瑞世纪近半年来信息披露策略的另一隐衷:回避提及相关信息,不予披露最新进展,极力淡化平仓风险。

刻意为之的选择性信披,在保护大股东及关联方利益的初衷下,牺牲了中小股东的知情权,放大了他们的投资风险。

近日,在回复监管部门问询时间接释放“影视剧储备丰富”的利好,让欢瑞世纪迎来久违的股价大涨;但同一份回复函中“控股股东质押股份不存在被平仓风险”的表述,却与实际情况相悖,有着误导性陈述的嫌疑。

事实上,不仅《天下长安》的播出“无期”为欢瑞世纪经营业绩埋下了“明雷”,控股股东悬而未决的股权质押问题,在公司股价持续下跌的背景下,更成为其挥之不去的“梦魇”。

记者逐一梳理欢瑞世纪2016年11月以来与公司股东质押相关的逾50份公告发现,尽管欢瑞世纪刻意淡化、弱化控股股东的“平仓”风险,但现实却比其“轻描淡写”表述要严峻得多。

首先,欢瑞世纪强调控股股东质押股份不存在被平仓风险,但现实是控股股东的大部分持股早已跌穿券商之前设定的平仓线,目前只是由于相关券商对其给予了一定宽限期才暂时不存在平仓风险。

其次,早前欢瑞世纪股价跌至7元至8元时,公司控股股东便已频频拉响质押“平仓”警报,如今公司股价已跌至4元区间,欢瑞世纪反而对此“失声”,近一年多来未主动披露过相关事项的进展,颇有迷惑中小投资者的意味。

而市场最为关心的是,欢瑞世纪控股股东究竟与相关券商(及资金融出方)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使得后者拥有了极高的容忍度,即在股价大幅跌穿平仓线的背景下依旧给予其长时间的宽限期?这样的宽限期还能持续多久?会否有一天突然终结?结束后控股股东是否有解决方案?是否会引发股价大跌、欢瑞世纪控制权强制变更及一系列连锁风险?这些关键问题,都亟待明确解答。

避重就轻 平仓风险与日俱增

欢瑞世纪在信息披露环节“报喜不报忧”的行事技巧,在其7月6日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该份问询函中,监管部门抛出的一个问题异常醒目。即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被平仓的风险,以及如果发生违约处置风险,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

对此,欢瑞世纪回复称:“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被平仓的风险;如发生违约处置风险,本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是延长宽限期限和筹措现金进行补充。 ”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一年前,深交所就曾针对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股份是否存在平仓风险一事向公司进行过问询,监管部门连续两年追问同一事项显然是“有的放矢”。而欢瑞世纪看似轻描淡写的回应究竟属实么?

欢瑞世纪的控股股东结构较为复杂。根据欢瑞世纪7月6日更新后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括欢瑞联合、天津欢瑞、浙江欢瑞以及自然人钟君艳、陈援、钟金章、陈平、钟开阳,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9亿股(其中有限售条件流通股2.83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0.07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54%,实际控制人为钟君艳、陈援。截至去年末,其控股股东阵营持股共计质押2.49亿股,占其持股规模的86.07%。

而在最新回复深交所问询中,欢瑞世纪特别提及了控股股东成员之一的天津欢瑞今年5月提前还款解除质押的情况,使得控股股东阵营整体质押比重降至最新的77.68%。公司似乎想通过整体质押比重的降低,来进一步暗示控股股东不存在质押平仓风险。

本文地址:http://www.axxxc.com/zhengquangupiao/60628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